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467|回复: 0

中华民族的精神是如何“沉睡”的?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fermatsofia 发表于 2009-9-20 02: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华民族的精神是如何“沉睡”的?中华民族的精神是如何“沉睡”的?   黎 鸣在西方人的眼里,例如在法国人拿破仑的眼里,中华民族是一头“沉睡”中的“雄狮”,当它一旦醒来,它将震动整个世界。我认同拿破仑关于中国人从很早以来一直都处在“沉睡”中的说法。问题在于,长期以来的中国人,中华民族的精神是如何“沉睡”的呢?我坚信,我真是已经非常充分地发现了,使得中国人的精神长期以来处于“沉睡”甚至“昏睡”状态之中的最关键的奥秘,它就是长期以来孔子及其儒家对中国人思维精神的几乎绝对的垄断,这种精神上的绝对垄断与长期以来帝王将相在极权专制的政治权力上的绝对垄断,实质上是一而二,二而一,完全联为一体而不可分的东西。孔子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是极权专制的灵魂,帝王将相是极权专制的行尸走肉般的工具(包括我前面的文章中曾提到的有关“提偶”的概念),而广大的中国老百姓,则是被儒家的意识形态严重地“催眠”、“麻醉”,从而其大脑从小就被深深地陷入“沉睡”之中的“蜜蜂人”、“蚂蚁人”。说得极端一点,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社会”,实质上就如同人类中的“蜜蜂社会”、“蚂蚁社会”。建造这种“社会”的最关键的奥秘,即是孔子及其儒家的永远不败的意识形态,“五毒”(唯古、唯上、独断、人治、专制)俱全的意识形态。儒家垄断中国人精神的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儒家的经典。其中,特别关键的是如下的两部,一部是《易经》,另一部,就是《论语》。《易经》的作用,是对中国人大脑思维精神的无限、永恒、普遍的“催眠”;《论语》的作用,则是对中国人心灵情感的无限、永恒、普遍的“麻醉”。关于《论语》对中国人心灵情感“麻醉”的作用,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说了不少,尤其是已经归纳出了涉及到“五毒”和“四柔”的具体的结论。今后,我将更主要集中精力来分析《易经》对中国人大脑思维精神(智慧)的“催眠”作用。《易经》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书呢,它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巨大的对中国人精神的“催眠”作用呢?《易经》长期以来被儒家文人奉为孔子的“六经”之“首”,甚至直到今天,中国的文人们对《易经》痴迷、崇信的巨大的热情,依然如故。对于《论语》,中国历史上尚不乏人们的说三道四,甚至也不乏人们对它的坚决的否定,然而对于《易经》,则基本上没有人敢于做出任何哪怕质疑,更不要说敢于否定。前不久,杨振宁先生稍微谈到《易经》缺乏演绎推理思维,从而影响到中国人对科学最初建立的问题,立即召来人们的围攻,甚至臭骂,弄得杨先生赶紧打住,再不敢吱声。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杨振宁先生是正确的。在我看来,《易经》不仅缺乏演绎推理的思维,而且它压根儿就没有正常人的一切符合逻辑的思维,甚至它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思维,而是不折不扣的反思维、无思维、乱思维,更是对正常人思维大脑的极其有害的惑乱、“催眠”。在我看来,《易经》实质上不过是一部古人关于“梦呓”(祈祷、占卜的白日梦)的如实的文字记录,而儒家的《易传》则是对这种“梦呓”的同样是“梦寐”式的极尽牵强附会的解说。关于《易经》的价值,我从根本上是否定的,中国的儒家文人对它痴迷了两千多年,事实是,并没有谁真正从中取得过任何具有实质意义上的成就,实际上也根本不可能会有人,能够从中取得会有任何真实意义的成就。然而,中国的儒家文人们却永远都不放弃这种努力,依旧痴迷到愿意花上大量的时间甚至毕生的精力去作那种毫无任何价值的牵强附会的无用功。我希望,通过我的对“易大象”伟大精神的再揭示和再发现,可以促使那种极其无聊的牵强附会的“努力”能在21世纪之后永远地终结。“易大象”的伟大精神的确与古代中国人的“易”的思想有关,但却绝对与孔子及其儒家的《易经》无关,这就不能不稍稍谈到古代中国人关于“易”的思想的历史变迁。传说中伏羲的“画卦”,其基本的要素是“阴、阳爻”、“三卦位”、“六卦位”,以及画卦的种种方法和程序,而其中与“三卦位”有关的画卦的结果是“八卦”,而与“六卦位”有关的画卦的结果则是“六十四卦”,这就是全部的“卦象”和“爻象”。在伏羲画卦之后的“易”(其实即“变化”的古代名称)的历史演变过程之中,曾形成过至少三种不同的关于“易”的思想,即所谓夏代的《连山易》、商代的《归藏易》和周代的《周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易经》实际上是《周易》,再加上孔子或其儒家后人所撰著的解释《周易》的《易传》,又称所谓“十翼”。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连山易》和《归藏易》的文字考古记录,或许它们本身即是没有任何文字附加的“唯象易”,而我认为,“易大象”的伟大的思想也确实只存在于“唯象易”之中,而与具有文字记录的“易”的思想无关;反倒是在有了文字的加工之后,使得其中有关“易”的重要的思想被淹没在了有限历史文字的僵死的形式之中。事实上,《周易》正是这种情况。周代的人们,后人假想为“周文王”、“周武王”、“周公”,他们把他们在占卜、许愿、祷告中的说辞变成了作为“易”的演变结果的“八卦”、“六十四卦”以及所有的“三百八十四爻”的“卦辞”和“爻辞”。这种对“易”的演变结果的文字的设定,不是真实地记录了“易”的思想“过程”,反而是一劳永逸地随意地固化了极具历史局限性的种种“原始思想”的“结果”(注意:是“结果”,而不是“过程”)。正是这种种的“结果”的记录,形成了我们今天称之为《易经》的“经”文。这种“经”文能够表达“真理”么?然而中国儒家文人却一直坚信它们就是“真理”,就是表达了“天人合一”观念的伟大的“真理”,正是因此,才引发了中国人几千年来对它的痴迷的崇拜。中国的儒家文人,当然首先即是孔子,实在是压根儿从一开始就认错了“真理”的祖宗。他把周文王、周武王、周公们随随便便拉下的“屎”,竟然恭恭敬敬地供奉为中国人世世代代永恒的“经”(金)。这真是人类“文化”史中世界级的天大的笑话。中国人捧着这种“经”(金),居然直到今天仍旧香臭不分,甚至还继续认为它喷香无比,这真是太让人伤感了。极其相反,关于“易”的思想,在老子的《道德经》之中才是真正获得了非常有价值的发展;而在《道德经》中,老子却似乎根本就无视曾有《周易》的存在,实际上也是无视了周文王、周武王、周公们的存在。正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作为“真人”思想家的老子与作为“伪人”、庸人的孔子之间的本质上的差别。孔子惟一只关心“圣人”——其实是关心天子帝王(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的言说,而老子则惟一只关心真理(——道)本身。很遗憾,中国人没有继承“真人”老子的“唯真(理)”的传统,却是完全继承了庸人孔子的“唯圣人”、“唯帝王”的“唯古”、“唯上”、“独断”、“人治”、“专制”的“五毒”的传统,而孔子本人也原本就是一个汲汲于当权做官而给历代天子、帝王拍马溜须(他把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全都封为“圣人”)的官迷。可想而知,如上所述而“编定”的《周易》,终究会有多少有价值的“思想”?更遑论会有多少有价值的“真理”。其实,它原本就是古人(当然是极有权力地位的古人)对自己的“白日梦”的最朴素不过的记录。正是因此,人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有资格把它抬高到成为拥有最高“真理”的“圣经”的地位;然而,两千多年来的历史事实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它的的确确已经变成了中国人的“圣经”。中国儒家文人,连带着中国人,真是何其“愚”也!很显然,什么是《周易》?周代天子、达官贵人的“梦呓”(占卜、祷告、许愿的白日梦)之书也,后来实际上也的确成了中国人传统经典中的“算命”之书,它根本就没有任何真理的价值。《周易》作为《易经》是如此,那么儒家文人对《周易》所作解说的《易传》又如何呢?极尽牵强附会的一派胡言,当然是更加上了很多能够迷惑人的顺情话的胡言,如此而已。《易经》(包括《易传》),正是这样一部书:它让中国人,当然首先是让中国的儒家文人,整整痴迷了两千多年。何谓“痴迷”?思维的大脑被严重地“催眠”而迷乱患浑也。“催眠”后如何?呼呼“沉睡”也。中国文人们思维的大脑“沉睡”了两千多年,连带中国人的思维的精神也同样“沉睡”了两千多年。这就是中国人,中华民族长期以来为何“沉睡”的最关键的奥秘。关于《易经》为什么是“梦呓”之书,为什么是中国人长期以来的“催眠”之“经”,我在后面的文章中还会进一步作出更深入的分析。(请网友们直接登录我个人的网页:www.liming1944.com)(2007,10,1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