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483|回复: 0

韩国担心沦为中日“三明治夹心” 国民焦躁不安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stymieagio 发表于 2009-9-20 02: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担心沦为中日“三明治夹心” 国民焦躁不安来源:新华网 在周边近邻中,韩国是国内媒体关注最多,也是百姓经常谈论的话题之一。在普通的国人心目中,韩国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万美元的全球第12大经济强国。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处在历史上最辉煌时期的韩国,生活得很滋润的韩国人,却三天两头地抱怨、担心处在危机之中。    韩国人到底在担心什么?为什么要担心?  担心成为“三明治的夹心”  韩国的危机感首先在政府和企业身上表现得最为突出。韩国联合通讯社最近报道说,韩国对华出口的下降和对日进口的增加,导致韩国汽车产业的“三明治”问题越来越严重。早在今年年初,韩国媒体就一致惊叹,韩国对中国的贸易顺差在5年内首次减少,而对日本的贸易逆差刷新了历史最高。三星集团总裁李健熙据此称:“在过去的20年里,三星得以壮大,但我更担心的是今后的20年……我们像三明治一样被夹在领先在前的日本和追赶上来的中国之间。如果不能克服这种困境,朝鲜半岛将会受到各种折磨。”  韩国经济界担心韩国经济沦为“三明治中的夹心肉”,政治家和军人们则担心外交、安全和国防领域也遭此命运。韩国民主党前主席韩和甲前年在一次演讲中就“坦承”地吐露,韩国的一边是美国和日本显现出的海洋势力,另一边是以“旭日升天的气势急速浮现的大陆势力中国”,韩国就如同夹在两大势力中间的“三明治”。这不仅是对韩国的巨大挑战,也是转换中的世界体系向朝鲜半岛自然施加的影响。  随着美日澳的接近和中俄关系的密切,韩国的政治家们又将“海陆夹心的三明治”放大,称“太平洋的安全秩序正在分化成美日澳三国的海洋势力和中俄两国为主的大陆势力,韩国显得比以前更加弱小”。韩国国防部长官金章洙3月向访韩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诉苦说,“中国和日本相互以对方为借口迅速增强军事力量,而韩国正在减少兵力,并计划于2012年前从美军手里收回作战控制权,现在的韩国安全状况也形同三明治而令人担忧”。  韩国《中央日报》不久前在一篇题为“郁闷的三明治韩国”的文章中忧心忡忡地说,卢武铉总统曾在就职演说中强调,要将韩国建设成东北亚的中心国家,然而4年后的今天,韩国却沦落为替代“中心国家”的“三明治国家”,不仅经济领域是这样,外交、国防,甚至文化领域的优势都在迅速丧失。  国民生活在忐忑不安之中  韩国政府每天计算着韩中、韩日间的技术差距、军力差距,普通的韩国老百姓每天也处在焦躁不安的算计中。  韩淑姬是位有两个孩子的小学教师。今年6岁的女儿正在上英语幼儿园,每月学费50万韩元(120韩元合1元人民币),小儿子的幼儿园学费也要每月40万。每个周六,她还要送两个孩子去辅导班学美术,每月也是20万韩元。如果再带他们去看音乐剧、买书什么的,一个月的工资正好投在两个孩子身上。  韩淑姬说,她付出的只是最基本的。现在连不会说话的孩子也在上辅导班。听说有一个母亲,雇了两名保姆,各抱只有7个月大的双胞胎中的一个去听课。据辅导班的老师说,那个母亲还不罢休,竟说这样都有些晚了,还非常荒唐地要求给孩子补裸。  韩国家长们从孩子出生那天起就开始担心他们的前途,让他们没完没了地学习各种知识。为了满足学习英语的需要,全国很多地方都兴建了“英语村”,英语幼儿园,英语高中,现在“汉语村”也已悄然兴起。为了把子女送到优秀的私立小学,就要先把孩子送到英语幼儿园,为了在英语幼儿园能够力争上游,还要请英语家教。尽管如此,韩国的父母们还是不满足,他们宁愿两地分居,也要将幼小的孩子送往国外读书。韩国社会还由此产生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大雁爸爸(即让妻子陪同孩子到海外留学,而自己在本国挣钱、生活的爸爸)。  媒体调查显示,平均每4名韩国人中就有1人处于“不安状态”中:中小学生担心升学,大学生担心找不到工作,上班族担心失业、业务繁重和上下级关系,老年人则饱受食物、犯罪和养老金不足三大忧虑折磨。  患上了不安障碍症  韩国人对生活感到不安或觉得危险的主要理由是工作压力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由此产生凡事都要提前准备的心理。  在建筑公司工作的金长心笑着说,韩国人就是这样,性格非常急躁。早晨看到别人起得早,就担心他们是不是有了什么大收获,自己是不是落后了,所以不管自己是否有事可做,也跟着起大早。韩国教育部的统计显示,全国88.2%的小学生,78.4%的中学生正在接受课外辅导教育。一位学生家长说:“如果我家的孩子不上辅导班,不去留学,就会落后于别人,就脱离了主流轨道。”  金长心说,由于每天早上打开电视或报纸,都是批评政府经济没搞好,没控制好房价,没处理好核问题、人质问题等等。结果,渲染得老百姓都感到不安,似乎经济不好,国家就会灭亡,因为1997年的金融危机实在太令人害怕了。虽然韩国政府总是宣称经济在以4.5%左右的速度增长,但是却没有多少老百姓切身感受到增长带来的实际利益。因为在最近的三四年间,直接影响普通百姓生活的物价上涨了很多,尤其是房价成倍增长,而工资却原地踏步,生活越来越艰难。从事中药材加工的小企业主郑圭银抱怨说:“经营太困难了,现在只能维持运转。早就想关门不做了。”  危机感为韩国注入动力  韩国能够快速发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民和政府从下至上“处于不安状态”的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也为摆脱危机注入了持续的动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深陷越战,甚至从韩国撤走部分美军,甚感不安的朴正熙总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制定国家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政策,发展重工业和军事产业,开展新村运动,为韩国今天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三星总裁李健熙曾表示:“总是谈危机不是说现在已经很困难,而是提前对四五年后将要面临的巨大变化做准备。如果从现在开始好好做准备,那么危机也有可能变成机会。”  为了摆脱安全领域的“三明治夹心”身世,韩国在全面提升同“没有领土野心”的美国的同盟关系同时,自身也投入高额军费实现国防自主。韩国不仅拥有数量庞大的陆军,还正在致力于建设一支大洋海军和空军。美国《防务新闻》最近报道说,多年来一直生产美国武器部件或进行委托加工的韩国国防产业,依靠自身的实力,“正在发展成为生产世界顶尖装备的世界级军工大国”。  为了摆脱经济上的“三明治夹心”身世,韩国集中发展高科技产业并确保核心技术的同时,通过率先同美欧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寻找发展战略。韩国还试图通过打通朝韩铁路、韩日海底隧道,再与俄西伯利亚铁路相连,构筑整个东北亚的巨大铁路网,进而形成东北亚经济圈,而韩国希望成为整个东北亚的物流中心。  杯弓蛇影心理在作祟  实际上,无论是韩国人的焦躁不安心理,还是韩国政府有关成为三明治中夹心肉的忧虑,都与韩国特殊的地缘位置和悲情的历史记忆有着深刻的关联。  历史上,韩国曾饱受日本等国的侵略和干涉。尤其日本50年的殖民统治和东西方冷战催生的朝鲜战争,在韩国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创伤。朝鲜半岛曾流传过一句古代谚语,叫“鲸鱼打架,殃及虾米”。韩国和西方的政治家,以及国际政治领域的学者们都曾将韩国比喻成“鲸鱼群中的一只虾米”,以形容它处在大国利益交汇点的地缘特性。  韩国国会图书馆研究员苏俊燮博士表示:“韩国自古以来就处在大国之间,受害者意识很强。虽然韩国现在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但是受害者意识并未减弱,仍然认为美国、日本、中国和俄罗斯等都没安好心,韩国必须为此作好准备。”正是这种杯弓蛇影的心理,使得一旦对方强大起来,韩国人就感觉会再次成为鲸鱼口中的“虾米”。  对此,苏博士说:“实际上除了第一和最后,所有国家都处在类似三明治的境地里。在冷酷的国际竞争环境里,三明治现象是必然存在的,而韩国作了夸张。性格急躁的韩国人,不去思考根本原因,而是一窝蜂地渲染危机严重性。”韩国一位精神科医生说,韩国国民的“不安”及“恐惧”心理属于一种精神障碍症。如果放任不管,不堪忍受者可能会走上自尽道路。(本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詹德斌) (来源:环球时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