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192|回复: 0

法王的性欲与时装的诞生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qaz 发表于 2009-9-20 02: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法王的性欲与时装的诞生法王的性欲与时装的诞生  梁发芾  今天写了一片博文,被屏蔽了。内容,这里不再说了,因为倘若说了,这篇博文就又要夭折了。网友“过客”曾经说我的博文怎么那么多的脂粉气,没有办法啊,脂粉气安全啊。下面继续说些脂粉方面的话:法国时装的诞生。  时装的诞生,好像是法国宫廷里的事。就从时装的诞生说起。  说起国王,说起宫廷,我们熟悉的是我们中国的宫廷辫子戏之类。法国的宫廷与中国的不大相同。别的不说了,只说一点,法国国王的女人和中国皇帝的不一样。中国国王有大老婆,即所谓皇后,有一大群小老婆,所谓妃嫔。但法国国王的老婆只有一个。这不是说法国国王没有别的女人,不是这样的,法国国王有一大堆女人。但是,她们没有名分。一般来说,就叫做情妇。虽然情妇名声不雅,没有名分,但如果一个女人真的在竞争中取胜,成为法王的正式情妇,那权势是锐不可当的。法王路易十四的情妇蒙特斯旁侯爵夫人在卢浮宫最靠近法王房间的二楼拥有20间房子,随时可以爬到路易十四的龙床上去,而路易十四的正式妻子也就是说王后,却在远离路易十四的三楼,只有11间房,而且每天只能见路易十四一次,短短的一次,礼节性的一次。蒙特斯旁侯爵夫人是权倾朝野的。她的托地长裙是由侍从长官努埃尔公爵拉着后襟的,而王后的托地长裙则由一名普普通通的侍童捧着。蒙特斯旁夫人外出时,有一队御林军保驾,无论走到哪儿,当地的行政长官都会安排盛大的欢迎仪式和宴会。  做一个国王的情妇有如此的风光,法国的贵族人家便莫不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妻子,自己的情妇,甚至从别的地方找来的来历不明的女人送到法王的龙床上去,进行政治投机。这些女人们在进行激烈的竞争,角逐,这种竞争也是你死我活的。她们竞争角逐靠什么呢 ?一靠脸蛋,身段,这是千古不变,天下大同的事情,不用多说。而除此之外,就是靠服装,靠精心打扮显出的性感,吸引国王的注意,刺激国王的性欲,打败竞争对手。这样,贵夫人们在法国卢浮宫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时装大比拼,大展示,贵夫人既是服装的设计师,也是服装的模特儿。在这种背景下,时装,在法国的宫廷里诞生了。  路易十五的第一个情人迈利夫人长得并不美丽动人,甚至还有些男人气,但她最优于她人的就是善于用服装美化自己。她每日的发型都是一件艺术品。一位叫做阿涅斯·索雷尔的国王情妇,则设计了一款露胸的长得出奇的裙子,这种裙子比一般公主们穿得长出三分之一,头发发式也比一般人的要高出一倍。这位美女情妇的衣服上大概还有许多镂空之处,有偷窥癖好的男人就从空洞中窥探到了这位美女的乳房、乳头和胸脯。她身上佩戴的首饰和珠宝,价值在二万六千金矮居以上。这些争奇斗艳的服装都引起整个巴黎甚至欧洲的模仿。  时尚流行遵循的是从上流社会到普通社会这样一种路径,这种顺序在历史上基本是不可逆的。宫廷里的贵夫人发明、设计出来的服装样式,立即就会在社会上受到热烈的追捧和模仿,不断被更新更奇的取代和抛弃。路易十四的情妇蒙特斯旁侯爵夫人怀孕后为了掩饰隆起来的肚子,设计了一种轻便裙子,而这种裙子在上流社会很快就风行起来。还是这位蒙特斯旁夫人,设想出的花边和女性便服样子,反映出对中国风格的爱好,她还常常把自己打扮成土耳其苏丹的王后,她在凡尔赛宫掀起了一股东方着装的潮流,获得巨大的成功。路易十五的另一情妇方当诗把一个花蝴蝶结别出心裁地戴在 头发上,这种发式很快被模仿,流行了好几代人,并最终以方当诗的名字命名。  在这种争奇斗艳,五花八门的时装竞争面前,我们看到了时尚的荒诞发展:有些裙子长到数米,走路的时候非得有一两个侍女在后面托着不可,而尊贵的贵夫人也屁颠屁颠地前去为更贵的贵夫人捧托群;有的裙子下面的裙撑,直径达到一两米,周长五六米,穿这种裙子的贵妇庞大如一座山岳,她们坐车的时候无法落座,只好跪在车上;有的发型更是古怪,头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造型,楼船、楼房、山川、花园等等都造出来堆积在头上,有的高达一两米。为了弄出这个奇特的造型,贵夫人不惜花费数小时甚至一整天不说,发型师甚至必须踩着梯子才能够得着打理这些发型。因为发型太高了,贵夫人去剧院的时候进不了门,剧院只好拆掉大门,重新设计建造更大更高的门,而贵夫人在剧院也只能呆在包厢里,如果坐在其他位置上,那么高的发型会完全堵住后面的人。更可笑的是,因为费心做了这样一个发型,一心想引起国王的注意,贵夫人也是一丝不苟地要悉心维护,她们不能睡觉,只能在椅子上歪着打盹,而且一两个星期不能梳理,里面藏满了虱子之类寄生虫。这种种荒诞、夸张、受罪的时尚潮流,时装样式,仅仅是为了取悦国王,挑起国王的性*欲。  贵夫人为了竞争国王情妇的地位,不惜倾家荡产把自己打扮得珠光宝气,追赶潮流。而已经成为国王情妇的女人,为了保住情妇的地位,也不遗余力地要引领潮流。如果说前者花的是自己的钱的话,后者则完全由国库买单。蓬巴杜夫人在她给路易十五当情妇的二十年里,只梳妆费就花掉了35 .35万利弗尔,年均1 .75万利弗尔。这个数字别人望尘莫及,因为她用整个国库为后盾。据说当时最把钱不当钱,最大手大脚,花钱不心跳不皱眉的贵夫人,一年的梳妆费也就是2000利弗尔。当时全法国一年的财政收入是10064万利弗尔,路易十五的宫廷花去了2900万利弗尔,是总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其中蓬巴杜夫人一人每年仅梳妆打扮花去1 .75万利弗尔。这位蓬巴杜夫人穿着打扮,当然不仅仅为了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在她,以及其他不少人看来,她是国王的情妇,她的打扮是国王的面子,按照路易十四“朕即国家”的说法,也是法国的面子。她如果穿的寒碜,国王就没有脸面,国家形象就失去了光彩。  这位蓬巴杜夫人死后财产清理的时候,发现有54件连衣裙,有不下332件首饰,总价值达47万多法郎,这些首饰都是绝世精品。其他的服装则多得难以计数。  路易十五有句著名的语录,说,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他和他的宝贝们死后过了没有多少年,法国大革命爆发,真的洪水滔天了。他的孙子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送上了断头台。平心而论,无论路易十六还是他的王后,都没有必死的罪行。但是,大革命中人们对于国王和贵族的仇恨,未必与路易十五以及他的情妇们穷奢极欲的生活无关。法国大革命中,平民憎恶自己享受不到的宫廷服装,在巴黎街头发生的骚*乱中,被抓到的贵族必定被剥去衣服。后世史家说,“公然地从宫廷贵妇和她们的千金小姐身上扒下衣服,把她们轰到巴黎街头,这是对几个世纪来服装上的差别的最大的也是最原始的报复”。呵呵,这一切来的真是痛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