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网首页
 
 
民族文化
 
 
民族旅游
 
 
摄影图片
 
 
商城产品
 
 
民族工艺
 
 
民族饮食
 
 
多媒体文化
 
 
免费发布信息
 
 
文化机构
 
 
56民族简介
 
 
问吧
 
 
English
 

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禾梨寨里趣事多

8已有 1344 次阅读  2009-11-27 12:05

我的家乡名称叫作禾梨寨,有20多户人家,全部都是苗族。根据寨子的名称来理解,这里应该是树梨很多,或者是出产禾梨的地方。从我可以懂事的时候起,都清楚地记得,家家都有梨树,这是事实。每家一两棵或三五棵不等,有的也有一十多棵,零星分布,没有连片集中。到了梨树开花的时节,寨子一片银白,芳香四溢,成群结队的蜜蜂飞来飞去,给寨子增添了无限的生机。有一棵,村民们把它称为梨树王,并不算高,胸围却要三四个人手拉手才能合围,三米多高就发叉了,枝丫均匀地向四周伸展,枝繁叶茂,象一把巨大的遮荫伞。不仅树形好,产量也很高,没有大小年,每年的产量也一千多公斤,是苗寨山乡一棵典型的摇钱树。

虽然说是禾梨寨,可是,家家户户也栽有竹子。从远处看,一栋一栋的木楼都掩映秀竹之中,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绿的村寨。桂竹、杨竹、蓬竹、黑竹等,品种较多。大多都是自家用来编背篼、簸箕、箩篼一类。特别是桂竹,体大,通直,很高才发枝叶,是编织晒席的优质材料。夏冬时节,这里的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要编晒席。一些技术较好的篾匠,编完一家又编一家,一呆就是几个月。有一年,公社组织改河造天,这里家家户户都编挑土的撮箕,获得一笔比较可观的收入。

虽然说是禾梨寨,我家屋背后还有一片很宽的板栗林,大大小小都有。当初上半山是别家的,下半山是我家的,后来入社,就归集体所有了,但是没有人管。山上那些离寨子远了,大多数都被砍作柴火,只有下半山的。尽管属于集体,谁去摘板栗,可以不管。若不是队长批准,集体要用,否则,谁随便砍板栗树,阿婆总是要骂的。阿婆年纪比较大,大人们不敢死皮赖脸地来,队上知道了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年轻人就不敢乱砍了,所以,凡是靠近我家的那些板栗树都保存的比较完好。

秋末冬初,正是板栗成熟的季节。因为是集体的,队里没有去收。懂理的,谁也不敢公开去采摘,这就成为小孩们一个快乐的天地了。那时候,每年我都特别注意,只要那象小刺猬一样的板栗球,毛刺由密变疏,又由黄开始变黑,就知道板栗成熟了。那一段日子,我麻麻亮就起床,来到板栗树下刚好大亮。草丛里、空地上,到处都是油褐色的板栗,有的挂着一些露水,有的还新展展的,一点污泥都没有,很新鲜,也很可爱,心里乐滋滋的。等小朋友们姗姗来到,我基本上打扫战场了。无论天晴下雨,每每都是这样,我常常是一个赢家,满载而归。

据老人说,我们禾梨寨的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在那战乱纷飞的年代,禾梨寨的周围全部栽起了刺蓬,还用木头绑扎,把整个寨子边缘围得严严实实,只留一个巷道进寨,一个通道出寨。附近一些土匪打家劫舍,上寨下寨都经常惨遭蹂躏,却从来没有敢进入禾梨寨。有一次,国民党军阀廖怀忠带兵路过这里,想顺手牵羊也捞一把,刚进巷道,在前面的几个打头阵的就被突如其来的梭标刺倒了。刚组织一次强攻,就遭到了几排土炮的伺候。看到这里地势险要,戒备森严,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廖怀忠只好下令撤兵,垂头丧气地走了。

有一天,我又回到了寨子里,邻居的满公对我说:“维维,你出去就很少回来,很多事情也许你也早已忘记。”

满公是一个很开朗的人,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回国还进入了东北和西南剿匪部队,退役回到地方,政府要给他安排工作,他说要求回到生产队去。他不肯离开家乡,不肯离开那生他养他的土地。做一天农活本来就很累了,一回到屋,看书就是他很好的休闲。《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说岳》、《说唐》、《平原游击队》等,很多很多。就是有一点,他从来不买书。寨子那家有,他都去借,看完就退还。若是没有,他就去县图书馆。还办了一个红色的《借书证》。当时的松桃县图书馆,他是唯一的一个办《借书证》的农民。幼小的时候,大伯经常带我去他家去玩。只要他们几个老人在一起,总是爱谈天说地,说笑话,猜谜语,也是经常的。大多数的是,他们都爱讲述自己的经历。满公看的书多,他除讲述自己的经历以外,还讲一些书里的故事。《穆桂英下山》啦,《枪挑小梁王》啦,《大战黄土坡》等等。我常常听得如痴如醉,如醉入迷。

 “怎么会忘记哦,在你家玩的那一段日子里,我还学到了许多知识,就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那我就猜一个谜语送你猜,看你还记得不记得。”

“只要是儿时熟悉的,当然就不会忘记了。”

“那你猜猜看:母亲披簑衣,孩子戴斗笠。母亲张开嘴,孩子出门去。”

    我笑了。“这还用猜吗?我小时候,它成了我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为了它,我还起得很早很早,晴也不怕,雨也不怕,只顾奔波。”满公含着烟斗,流了一串口水,也赫赫地笑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