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族文化传说

政要“代言”红了哪些品牌?茅台酒见证中美

2013-10-30 19:25:27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政要“代言”红了哪些品牌?茅台酒见证中美友谊

  前不久,因媒体报道中哈两国领导人在飞机上共进早餐时食用了榨菜和小米粥,某品牌榨菜的股价便直线蹿升。

  其实,这种政要无意中“做代言”的情况,并不少见。比如,周恩来和尼克松举杯同饮茅台酒,邓小平钟爱熊猫牌香烟,普京右腕戴名表引发俄罗斯时尚风潮……

  品牌因为政要而走红的故事,听起来更像传奇。

  茅台酒见证中美友谊;胡志明舍不得抽熊猫烟

  1972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这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破冰之旅上,周恩来用贮藏了30多年的茅台酒招待贵宾,并当场点燃自己的杯中酒,以这样的表演方式助兴。

  《钓鱼台国事风云》 一书这样记载当时的情景:“蔚蓝色的火苗闪烁着,酒杯里的火苗越来越小,终于渐渐燃尽……周恩来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望了尼克松一眼,含义无穷地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举杯同庆,电视机播出了周恩来与尼克松干杯的画面,并向全世界传送。茅台酒作为中美友谊的见证者,也伴随这一历史性瞬间名扬天下。

  1974年,邓小平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一起用餐,基辛格一再端起酒杯用中国的方式向邓小平敬酒。《基辛格会谈秘录》记载了一段他们之间耐人寻味的对话。基辛格的助手温斯顿·洛德开玩笑说:“我相信我们用茅台可以解决能源危机。”“那我们也能解决原材料危机吗?”邓小平幽默回应。基辛格作答:“我想只要喝了足够的茅台,我们就能解决一切问题。”邓小平笑着说:“那我回国后一定要增加茅台的产量。”

  和国宝熊猫一样,“熊猫”牌特供烟也被当成外交礼物。已故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就定期从中国大使馆收到熊猫烟,但他点烟时舍不得一次抽完,经常抽半根,再将剩下的半根放在小药瓶中。

  上海烟博馆的电视里不断播放着这样一幕:1986年9月2日,邓小平在中南海紫光阁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华莱士的专访,他一如往常地掏出熊猫烟。华莱士也要了一支,却发现滤嘴比香烟还要长。

  上海烟博馆还收藏着邓小平最爱的熊猫烟及烟灰缸。馆方人员表示,专门供应国家领导人的熊猫烟不对外出售,一般只在国庆时才批量生产。

  奥巴马穿黑色大衣“被代言”;戈尔巴乔夫成“广告男模”

  受到政要青睐的品牌很难“不红”。

  普京初做总统时,最钟爱的西装品牌是法国品牌布里奥尼(BRIONI)。因为总统的示范效应,俄罗斯男士一度为布里奥尼疯狂,认为穿上它就是成功与地位的象征。更加出人意料的是,由于普京的影响力,该品牌在俄罗斯一跃成为与爱马仕、浪凡、切瑞蒂等品牌旗鼓相当的一线大牌。

  普京还特别喜欢手表,是典型的瑞士高级手表爱好者。他最喜欢的手表品牌是瑞士名牌宝珀和百达翡丽,他的一只百达翡丽万年历表价值约6万美元。自从普京戴上百达翡丽手表后,莫斯科的同款系列手表一夜之间被抢购一空。而他右手戴表的习惯,也引领了俄罗斯政坛的一股戴表风潮。

  领袖们轻轻松松“捧红”品牌,甚至让品牌走出国门,看到这样巨大的利益,商人们怎会不行动?

  2010年初,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出现在了纽约时报广场的户外大屏上。广告中,奥巴马身穿黑色大衣,双手插兜,极目远眺,背景是中国的万里长城,广告语写道:“时尚领袖”。广告左侧注解标明大衣品牌为Weatherproof。

  据该公司老总弗雷迪·斯托尔麦克称,当他看到这张照片时,就觉得奥巴马穿的大衣非常眼熟,于是拿放大镜观看,发现确实为Weather-proof品牌,便立即向美联社购买了照片使用权。

  斯托尔麦克说:“我们并非要向市民传达‘奥巴马支持我们的产品’的信息,只是想简单地告诉大家:在100年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位很时髦的总统。”对于此事,白宫表示不悦,并要求该公司将广告撤下。几番争论后,后者答应撤掉所有广告牌; 但反对和争议为该品牌赚得了更多关注,可谓一次成功的营销。

  与奥巴马“被代言”不同,也有领导人主动为品牌代言,当然,大多是在卸下权柄之后。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曾出任必胜客、苹果电脑等多个品牌的“广告男模”。2007年,他又开始涉足时尚界广告。

  透过黑色老式轿车的车窗,窗外天空阴沉,柏林墙斑驳陆离,戈尔巴乔夫身着黑色西装坐在后座上,身旁放着一只路易·威登(LV)牌旅行袋。幽暗的环境、退居幕后的人物和旅行包的时尚形成强烈反差,“刹那间,路易·威登的光芒让戈尔巴乔夫的形象显得更为黯淡,但也绝对吸引眼球”,俄罗斯媒体如是评价。

  女政要多在无意中帮着品牌“打了免费广告”

  女性政治人物作为政界的一抹亮色,其着装时常成为焦点,吸引时尚人士的关注,也无意中“帮助”品牌在媒体上“打了免费广告”。

  丹麦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外表靓丽,痴迷于高级定制礼服和奢侈品,尤其钟情于古驰(GUCCI)皮包,因此得名“GUCCI女郎”。

  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对衣着的重视人所共知,她尤其钟爱路易·威登。媒体曾爆料,她有两件看上去平淡无奇的路易·威登夹克衫,价格不菲。另外,她经常使用的两款手袋也是这个品牌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十分青睐香奈儿(CHANEL)服饰,她常常一袭黑裙在身,有时上半身披一件简约黑色外套。《Vogue》杂志曾介绍拉加德如何挑选服装,其中,香奈儿品牌是她服饰主要来源之一。

  对时尚产业而言,政治人物不仅代表时尚潮流,更有经济风向标的意味。2011年凯特嫁入英国王室时,公众对凯特王妃着装的痴迷带动了时装经济。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金融经济学教授大卫·耶马克研究了奥巴马夫人穿过的29个服装品牌的公司股价后发现,奥巴马夫人钟爱的18家品牌公司平均市值上升2.3%,远胜明星代言带来的0.5%的升幅。

  品牌有时也在潜移默化中为政要们“打广告”

  如此看来,“政要代言”对品牌的推广功不可没。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难发现,一些品牌有时也在潜移默化中为政要们“打广告”。

  在1988年全国七届人大一次会议首次选举上,邓小平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熊猫”牌香烟。不一会儿,一张纸条从台下一排排地往前递,直传到台上的小平同志手里,纸条上写“请邓小平同志在主席台上不要吸烟”。邓小平看后点头微笑,赶紧把烟熄掉。“这张纸条花絮的意义不在戒烟,而在于民主气氛的反映。”负责大会摄影的记者杨绍明这样说。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酷爱雪茄,古巴品牌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其最爱。在许多历史影像中,这位铁血首相都与雪茄“合影”,雪茄就像道具,见证他走过的一个个重要历史瞬间。然而,在摄影师优素福·卡什为丘吉尔拍摄的肖像中,雪茄却并未出现。原来,丘吉尔本来悠然自得地叼着一支雪茄,当卡什抬起头准备拍摄时,忽然意识到,这样温文尔雅的丘吉尔,怎能符合“战时首相”的称呼呢?于是一把将那支雪茄从丘吉尔嘴边扯了下来,这行为激怒了丘吉尔,使他双眼圆瞪,左手叉腰——摄影师按下快门,这张“愤怒的丘吉尔”便成为历史上的经典之作,也作为丘吉尔的标志性形象,深入人心。

  良好的形象也为政要们的仕途加分。被誉为美国首位衣柜工程师的约翰·莫洛曾写道:“穿上足以表现权威和专业的服饰,是成就事业的必要条件。”

  奥巴马更可谓深谙此道。他会选择一身剪裁得体的杰尼亚西装,以精英形象示人;也会在正式接受全党提名并发表演讲时,选择美国本土品牌的海军蓝羊毛料西服。他的衣着品位、钟爱的品牌被各类媒体的时尚版反复研究,商家更是将他的形象印制在多种商品上出售。奥巴马自然搭上这趟“顺风车”,赚足了公众眼球。正像脱口秀主持人大卫·雷特曼所言:“奥巴马穿了一套极品西服,那真是一套有候选人资格的西服啊。”(王一 综合自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凤凰网、中国网)

上一篇: 古代的"国考":秦朝需有钱 宋代流行"榜下捉

下一篇: 凉山彝族火把节的美丽传说

已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