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 交友 相册 论坛 日志 Ei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工艺收藏文化收藏知识

古玩鉴定大家也有走眼时

2013-03-07 15:29:33 作者:阳化杰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古玩鉴定大家也有走眼时

黄杨木的人物挂件

 

明清以至于更早期的中国古代家具,展示出传统家具的魅力。

“说有容易说无难”,这句话我是从著名明式家具鉴藏家田家青先生那里听到的。家青先生是已故文化大家王世襄先生的唯一入室弟子,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即开始涉猎中国古典家具这一领域,见过的古旧家具数量巨大,品类繁多。但是问起他这几十年研究古典家具的最深刻感受时,他仍然觉得“说有容易说无难”是其中之一,原因是明清家具之丰富多彩,学问之艰深,常令他这位研究者吃惊。

谈到收藏,家青先生曾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三十多年前,他曾看到一个两米多高的圆角柜。因为在此之前所见圆角柜普遍都只有一人多高,当时他就确信这一定是此类柜子中最高的。但后来,居然又见到一个3.4米高的,于是他心中暗想,这才应该是最高的。谁知后来到了美国,又邂逅了一个3.7米高的柜子。站在这个柜子前,家青先生变得谨慎起来,这一次,他未敢再下结论称其为“最”。果不其然,他后来又有幸见识了一个4米多高的柜子。据他推断,这可能是过去寺庙中的器物。经过了前面的几番见识和“历练”,这时候的田家青面对古物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我当时就说,这恐怕还不是最高的。”

谈此经历,家青先生感叹说:“后来越见大的反而越不敢说‘最大’了。”我以为,家青先生的经历告诉我们要认真严谨,千万别妄下结论,因为古物收藏属文化历史范畴,这个领域实在是太深奥了。我们只能在看到之后说“有”,在没有看到之前绝不可轻易说“无”。

举老挂件为例。从目前所能见到的各类藏者的藏品以及市场上所见到的挂件中,我们都没有看到老虎和鸡、兔这样的生肖动物题材,但如果就此下结论说“无”,似乎不够严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它们不是常见的挂件题材。

2009年我曾在一个古玩商朋友处见到一个黄杨木的骆驼挂件。而在此之前,骆驼这个题材在西方藏家所介绍的藏品中都没有出现过。十几年间,我在市场上也没有见到过。这骆驼挂件的出现让我对一句广告语深信不疑——一切皆有可能!Nothing is impossible。

又比如女性题材。依照西方学者藏家的观点,中国老挂件中没有女性题材,大部分的人物挂件主题都是男孩、寿星、神话中人等。但在我的藏品中,确有两件女性题材的挂件,一为妇人坐在板凳上给小儿喂水,另一为两位妇女(似乎在进行表演)。前者似乎好理解,情景一目了然。而后一个挂件雕刻的这两位妇女有何寓意呢?此类问题都难轻易下结论。

西方人士还认为,老挂件可能只流行于北方,因为用来制作挂件的材料中没有见到牛角和竹子等南方材料。但这两种材料的挂件我都藏有。牛角的是个人物挂件,还有个青蛙题材的印章挂件,此挂件所用材料很可能是犀牛角而不是牛角。竹雕的也有几个,其中有个“僧人”,从包浆看,应属清早期的物件。

说到竹雕人物挂件,有古玩商朋友告诉我,湖南有不少这类的老竹雕挂件,以人物题材为主。这的确是我过去不了解的事情。考证历史,腰间佩戴挂件的习惯最初可能从北方开始,但明清几百年间,南北贸易及文化往来交流不断,挂件作为一种佩饰早已传入南方,应该不是令人费解的事情。

提起“说有容易说无难”,又让我想到一个例子。文物界的专家学者们过去一直认为,明代崇祯年间没有烧造御用瓷器。但几年前,北京著名的瓷片藏家曲永建先生却在市场中觅得一块崇祯年间的御制黄釉瓷片。这块残存的瓷片引来不少海内外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原因就是此前文物界所持“无”的观点,现在显然要被这块瓷片推翻了。

记得已故文博大家朱家溍先生也曾在自己的文章中谈道,“鉴定”实则应为“鉴订”,因为随着新的文物的不断出土和发现,专家需要对过去所下结论不断进行订正,换句话说,没有什么结论是绝对正确的。文物大家尚持此论,何况我等平庸之辈呢。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复制地址给QQ/MSN好友]

网友评论
    • 验证码:
推荐阅读
最新文章
观注:热点图片
  • 文章排行
  • 文化
  • 旅游
  • 工艺
  • 饮食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