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事走穴“资深大师” 原是无业游民

2013-11-08 10:44:01 作者:admin 来源:每日新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白事走穴“资深大师” 原是无业游民

    天津频道 临近清明节,殡葬服务也进入了高峰期,价格高昂、内容繁多的“一条龙服务”层出不穷。近日记者暗访发现,其中被商家极力推荐的念经超度,竟成了无业人员的取财之道。原本悲伤的逝者家属根本不知道,花钱请来的这些“资深大师”其实只是“山寨货”,而且念出的经文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p>

    读者反映 “大师”念经超度 出场费用500元</strong>

    “办白事请来和尚念经,很多逝者家属们对此都不太懂。自打那天我无意中听见一名‘大师’打电话后,我就有点怀疑这些前来给逝者超度的‘大师’的身份了。”日前,市民姚女士向“小崔暗访工作室”反映,前两天参加北辰区亲属的白事时看到,殡葬店的一名大了开始让两名穿着僧服的“大师”超度念经,“念经一个小时后,两名‘大师’都到棚子后面休息,后来我走进棚子拿东西,无意中听到一名‘大师’在棚子后面打电话,言语中好像是在为自己揽活儿,说:‘今天没有时间了,晚上宝坻还有一场,我这念一场都是500,那明天见。’我上前试探性地询问他们是出自哪所寺庙,两名‘大师’均避而不谈,表示这个不能说。但当我询问他们的出场费是多少时,他们表示一切问题找殡葬店的大了就行。”</p>

    记者暗访 念经都是“专职” 多为无业人员

    据姚女士向记者介绍,大了当时和逝者家属说,前来超度的和尚都是大寺庙中的“资深大师”,前来给逝者超度,绝对是有好处的,而且讲法很多,不能一时全说出来,价钱在2000元左右。由于逝者家属极力想办好各个环节,也就直接答应了。那么这些“大师”和殡葬店保持着什么关系呢?记者近日走访几家殡葬一条龙服务店,展开实地暗访。</p>

    上周末,记者先是来到位于北辰区三千路上的一家殡葬店,得知记者前来咨询80多岁老人的殡葬服务,店内的一名中年女子说:“这一过80岁,最好要有和尚念经超度,对老人有好处。”女子介绍说,和尚是800块钱一位,一般请4位左右。“都是最好、最有经验的人干这个。到时候把钱给我,人家和尚是不接钱的,我要拿这个钱以捐款的形式给人家。”随后记者向女子表示,自己也非常熟悉这里的套路,这些“和尚”都是出场费400到500元,一般念一个小时。完事再赶下一场,要真找他们要出家的证明,谁也拿不出来。听到记者的话,女子马上话锋一转说道:“咳,你既然知道那也挺好,是有一帮人专门干这个的,有的干的时间长了,也就成了‘真和尚’了。就是个形式,热热闹闹的就完了,主家一般也都不会问。”</p>

    离开这家店后,记者又来到位于红桥区洪湖里附近的一家殡葬店,这次记者表示想为年龄在70岁左右的逝者办白事,这家店内的一名中年男子表示,除了扎纸人、马车之外,必须要做的就是念经超度,和道士做场。“我跟你说,不管多大年龄,想要点排场的家里,都要有道士做场,和尚念经。那效果肯定不一样,主家脸上也有光。谁不愿意走得顺顺当当的。”经过计算,男子表示,这一场给8000块钱给服务齐了,其中请来的道士、和尚就花掉了2500块钱。当记者询问和尚念的什么经,道士做的什么场时?男子皱着眉头说道:“这可不知道了,到时候咱们也听不懂,你们也不用纠结这个,准给你们弄得利利索索。”对于前来的和尚出自哪家寺庙,男子的回答让人有些哭笑不得,“都是大寺庙的,具体不能说的,这些都是规矩,人家出来干这个活也都是和我们的交情,天机不可泄露。”</p>

    那么,这些活跃在诸多白事活动中的“大师”们又是何方神圣呢?经过几番走访,记者以想看看现场效果为名,在一名大了的推荐下,来到位于京津公路附近的一处小区,此时临时安置在小区空地上的棚子门口,正好有一名身高不到1米7,体态微胖,身穿僧衣,剃着光头的中年男子,正端着手中的经文,不停地低声念着,言语内容听不清。只见这名“大师”不时放下经文,五指并拢,手掌伸平将右手抬到胸口位置处,向周围逝者家属逐一行礼。大约5分钟后,现场大了继续下面的环节,“大师”则到一边换装准备离开。记者走近看到,男子的书包中,不仅装满了僧服、僧帽等道具,还有三四本破旧的经文书籍。此时,记者以殡葬店老板身份上前和“大师”搭起讪来。</p>

    “平时干什么职业的,最近活儿不少吧?”也许以为记者是前来看热闹的殡葬店老板,面对记者的搭讪,眼前的男子并没有太多防备。“要不算干这个白事,我就是无业游民,您这最近活儿多吗?有活儿可以找我,我的价就是400块钱。”这名男子随后询问记者的店在哪里,记者随便编了一个后,男子对记者说:“最近要去北京通县那边干,过些日子有时间去店里聊吧。要是以后有大活儿,现在我自己手里有人。”“以后要是需要人多了,这僧服我去哪给你买啊?你找的那帮人都认头干这个吗,不怕晦气啊!”对此,男子有些不屑地说道:“服装外面就有做的,咳,有嘛不能干的,这是突破自己,一想到钱就嘛都能接受了。今天我一天接了5个,2000块钱吧。”当记者询问,刚才那经文念的是什么意思时,男子一边整理书包,一边笑着对记者小声说道:“我还不知道问谁呢?圈儿里都念这个,就是找那个感觉,每次念味儿都不一样。”(完)

上一篇: 商家“能不开则不开” 就餐要发票为何如此难?

下一篇: 复制卡成本低 管理混乱 小区门禁卡禁得了谁?

已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