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824|回复: 0

[中短篇]再见--流星花园

[复制链接]

21

主题

99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drag719452 发表于 2009-9-20 2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篇-----寻找昔日爱情       衫菜和道明寺相约在巴黎美丽的乡村教堂见面,在这里也许会许下一生的承诺.由于阿寺有事情要独自去办理,衫菜独自一人先行来到教堂.教堂不是很大,但在这里人的心灵似乎可以沉静下来,回想着和道明寺曾共同经历的一幕幕场景让人感慨万分."这次我一定要对他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衫菜心中暗想到。时间一分分的过去了,阿寺却还没有到,衫菜焦急等待着。“这个大白痴,到底干什么去了?一点时间观点都没有,害得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衫菜边看表埋怨着。走出教堂站在门口的石阶上,巴黎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十分的舒服,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直让人争不开眼睛,杉菜百无聊赖的坐在石阶上竟然有些困意,大概是最近刚刚进入道明集团工作,一切事物都让人忙碌和紧张吧,压力太大了,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一个梦的时间,一切发生了变化,然而衫菜却毫无察觉。道明寺一早就去了巴黎著名的跳瘙市场,听别人常说这里可能会遇到很奇特的饰物,往往它们背后都会有个动人的故事。市场的人很多,东西琳琅满目,让人无从下手。没一会道明寺就已经开始烦躁了,“什么会有奇特的东西,都是骗人的,我竟然蠢到会相信”阿寺骂骂咧咧的嘟囔着。走到人群尽头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住了。在一个小小的摊位上,卖主手里拿着一条银色的手链,很精致,细细的银丝分成四股交织在一起,镂空的星星大大小小的坠在四周。“先生,买下它吧,很漂亮的,还有个传说把这条流星手链送给心爱的,那这辈子就可以牢牢绑住她永远都不会分开了”。“罗嗦,要你说这么多,我只是喜欢才想买的,可没想绑住他”。道明寺象被人说中心事一样,付了钱拿起手链赶紧离开了。“倒真是想可以绑住她的心啦,不然她总是拿分手吓唬我,这个暴力的女人”阿寺心中暗想着。沉浸在去教堂向衫菜求婚的兴奋中,看着手中的流星手链,思绪一刹那分神了。刚刚回过神来,只见一辆汽车迎面而来,头脑一片空白。嘭的一声,阿寺象一道弧线飞了出去,人躺在血泊之中。  朦胧中道明寺的身影越来越远的走向前方,仿佛并没有看到擦身而过的衫菜,衫菜大声的叫着--阿寺,我在这里,等等我,阿寺!然而任凭衫菜怎样呼喊都没有用,道明寺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道明寺,你给我回来”衫菜大叫着醒来。原来是个梦,可是我心里怎么却这么不安呢。这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了,衫菜意识到自己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可是道明寺怎么没有来呢。心中的愤怒早已被焦急和不安取代了,在这个异国他乡他能够去哪里呢?衫菜赶忙拨打电话,期待着尽快听到道明寺的声音。嘟--嘟--嘟----,手机打了一遍又一遍阿寺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听。“会不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但是也没理由不告诉我一声啊,或者他妈妈强行把他带走了,再或者。。。。。。”无数个念头在衫菜脑中闪过,心中忐忑不安已经没有办法再想下去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先去找阿寺,漫无目的的找着,饭店的房间,街口一起吃冰激凌的咖啡厅,曾经走过的小路。。。。。。一次次期待都被失望所替代。已经快要无法思考了,不安的思绪从没有消失过,--道明寺你在哪里,衫菜无力的站在十字路口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电话响了,一看是西门,赶忙接听。“衫菜,我是西门,你在哪里?阿寺出事了,快到圣爱立斯医院来”。  衫菜跌跌撞撞的来到医院急诊室,两腿发软,来不及去想任何问题。手术门口,西门,美作,类表情凝重的看着衫菜。“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寺怎么了!早上他还好好的约好在教堂见面呢”衫菜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花泽类的手臂。  “衫菜,你冷静点,听我说----阿寺他遇到车祸了,现在正在抢救,听别人说是在买东西的路上被车撞的,幸好送来的及时应该会没事情的,别太担心了”。类试图安慰着衫菜,但是好象没什么作用。衫菜双手掩面哭泣着,没有声音,只有肩膀微微的颤动着。三个人忙过来安抚着衫菜,也许这个时刻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徒劳的,她似乎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只能看得到那刺眼的红色手术灯。<center></center><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0 14:30:09 </center>  四个人静静等待着,没有人说一句话,安静得让人害怕。几个小时过去,手术灯终于灭了,医生走了出来。衫菜赶忙跑过去急切的问道:“医生,阿寺怎么样?我要见他,请让我去看看他。”她不顾周围医护人员的阻拦拼命的要冲劲手术室。“请冷静一下,病人手术很成功,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请等他醒来后到病房去看。”医生说完话后匆忙离去。  “还好,没出大事,那家伙算是抗过来了,刚刚快担心死了!”美作松了口气坐了下来。  “类,你带衫菜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和美作呢,我看衫菜的状态很不好。”西门轻轻的扶了一下银色的眼睛架,示意类让衫菜冷静一会。  衫菜不住的摇着头说:“不,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在这等他醒来。”  类从后面走了过来俯身蹲在衫菜面前,语气十分轻柔:“衫菜,我们先去吃东西,你要有体力才能等阿寺醒来啊,不是嘛?不然阿寺知道你这样子也会担心的。”  衫菜不确定的看着花泽类,很是犹豫。“走啦,听话!”类注视着她。衫菜迟疑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跟随类走了出去。<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0 22:18:29 </center>  医院旁咖啡店里,类和衫菜坐在靠窗的位子。衫菜坐在那里一语不发,只是不停的搅动着杯子中的汤匙,似乎想要镇静下来或是掩盖自己不安的情绪。“吃些东西吧,看的样子应该是饿了一整天吧。”类把盛有甜点的盘子推到衫菜的面前。“我不饿,一点都吃不下。”衫菜深深的低着头,不想让类看到已经留下的泪水,她想要坚强些,但却无法控制自己此时的情感。  “都是我不好,我什么非要来巴黎呢,如果不来到这里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是我把道明寺害成这样子的,都是我的错!”衫菜抬起头眼泪不住的流下,她很自责,觉得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没有来巴黎,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花泽类静静的看者衫菜,聆听着她喃喃的诉说和自责,她的泪水和无助的样子看上去就象一个迷路的孩子般不知所措。让人看着觉得很心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她,他忍不住伸出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衫菜,这是个意外,谁都不想发生,也不是任何人的错,你要坚强些。”类望着衫菜语气坚定的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好吗!”<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2 17:55:32 </center>  夜晚是那么的漫长,现在几个人可以做得除了等待还是等待。竖日清晨,众人围坐在道明寺的床前,心情忐忑不安。道明寺缓缓挣开双眼,窗外的阳光是那么的刺眼,他下意识的用手档在眼前,一阵眩晕让他无法支撑着坐起来。定睛一看四周一片洁白,身边站了很多人。“类,这是在哪里?我是怎么了?好痛哦浑身!”道明寺努力的想寻找着答案。  “你这家伙,担心死我们了,还以为你这次会挂了呢!”美作装做要打阿寺一拳的样子说着。  “老大,这是医院了,你出了车祸,在买什么鬼东西的路上,这次算你赚到了,还能活着。”西门又冲类说道:“我就说没事了,阿寺生命里超强的!”几个男人说笑着,看到阿寺无恙终于松了一口气。     衫菜又急又气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让道明寺休息一下吧,没看他还缠着纱布呢!”话于刚落,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下来,紧紧抓住阿寺的双手说:“你这个笨蛋,总是让人担心,我还以为你会扔下我呢。”泪眼朦胧的望着道明寺,太怕失去什么似的,紧抓住他的双手弄疼了道明寺。  “小姐,我们认识吗?你弄痛我了。”道明寺甩来衫菜的手,一脸的不耐烦。  “阿寺,别开玩笑了,衫菜为你担心了整晚呢,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类倚在床边注视着道明寺。   “哈,阿寺会开玩笑了,是好事情啊,证明这小子没事情了。”西门捅了阿寺说:“可是,她是衫菜唉,你看清楚在说了,小心她暴力哦。道明寺欠了一下身,“无聊啊,认识干嘛说不认识啊,我就是没见过她嘛!西门她不会是你新把的妹妹吧,口味变了哦。”  道明寺的这一句话说完后,让所有人的表情都严肃起来,搞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4 16:53:11 </center>   然而道明寺这样的话语和神态让衫菜无法接受,猛的一巴掌括到他的脸上,大声的嚷着,“不认识我,这样会认识吧,你应该不会陌生啊!”愤怒的表情仍没有掩盖住她已经颤抖的声音。“脑子有毛病啊,你这个疯女人!”道明寺很生气一把推倒了衫菜。“够了,你们是怎么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西门赶忙上去劝阻道明寺。类边扶起倒在地上的衫菜边说:“都冷静一下,我先带她出去,美作你去找医生问清楚怎么回事。”    病房的走廊上,美作表情复杂重复着主治医生告诉他的话:“间歇性失忆,也就是说受到严重的撞击后脑中的淤血没有完全散开而压住神经,使他有选择性的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或者说是他把很重要的记忆做了封闭。”“什么,失忆!”西门和类惊讶的异口同声说着。衫菜听后踉跄了两步,勉强扶着墙壁站问,她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没有勇气面对这个事实,低声自语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昨天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我要去问他,要去问清楚,我不相信他会不记得我。”衫菜自顾自的说着,这时她的眼中和脑子里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事情,几个人的阻拦对她没有任何的意义。“我要冷静,我不发火,我不紧张。”她心里默念着。还没走到床前,道明寺就冲他粗暴的嚷着:“滚开,你这个疯子,我不想见到你,还没有人敢这样打我。”  “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我不该打你,请你原谅我!我只是很着急才会那样,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道明寺冷冷的不屑一顾的说着。<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4 16:54:13 </center>  道明寺冷漠的表情和陌生的眼神仿佛一把冰冷的匕首刺痛着她的心,她努力的忍住泪水,再一次说着:“请你原谅我,求求你,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可以吗?”  “你很烦唉,滚了,在不走我就。。。。。。”道明寺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嗵的一声,衫菜一声不响的跪在他的面前,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从衫菜的脸上流了下来,“这样可以吗?我这样求你的原谅,原谅我刚刚对你的举动。我可以问你话了吗?”  看到眼前的女人这个样子,道明寺的火气也发不起来了,“好了,你说了,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想知道你记不记的。”衫菜努力支撑着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因为她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眼前的阿寺是不是真的失忆。  “记得我们是怎么开始的吗,那晚在天台上送我的流星项链。”衫菜拿着脖子上的项链对他说。  “没印象,是我送的吗,我怎么可以干这么逊的事了。”  “记得那次小顺的事情吗,为了救我,你没有还手任由他们打你,差一点快死掉。”  “不可能了,只有我打别人的份了,被打不还手我傻啊!”  “还记得你说过,不管我走到哪里你都要把我追到,就算到了地狱你也要追到吗?”想着以前的一幕幕,衫菜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面前的阿寺已经忘记她了。  一次次期待的问话,换来的是一次次毁灭性的打击,她的心好痛,冰冷的感觉穿透全身,听着他的话语,看这他的目光,她确定他不是装出来着。  她做着最后的努力说道:“今天,还记得今天吗?我们约在教堂见面,你准备向我求婚的,求你好好想一想好吗,也许你会想起什么。”  “小姐,拜托了,我都说过很多次,我不记得,你说的这些我统统没有印象,你就别在折磨我了。”道明寺显然被问得有些不耐烦了。  此时她快要不能呼吸,没有办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她努力的想站却又站不起来。  这是类推门进来,看到衫菜跪在地上,走过去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衫菜你赶快起来,你没有自尊吗?”  “我只是想问他几个问题,现在知道答案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还要自尊干什么!”衫菜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说,“我这里好痛,痛的快要裂开了,我该要怎么办呢,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6 11:50:08 </center>  往往事情的发展都不受人的心情所左右,不管你是伤心也好,难过也罢,该来的终归会到来。当大家还沉浸在打击中不知所措的时候,另一件坏消息接踵而来,道明枫得知阿寺的情况后十分愤怒大发雷霆,命人将阿寺接回台湾治疗,并严令禁止衫菜等人接近他。  数日后一干人回到台湾。走下飞机,站在侯机道旁,衫菜仰头望着天空,天还是那么的湛蓝,看着飞机从跑道上起飞,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一切都没有改变过。然而现实跟她开了个大玩笑,一个让她无法承受的玩笑。  “衫菜,我们走吧,你要打起精神来,这一切也许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啊,以后的路更难走。”类轻轻拍了拍衫菜的肩膀。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太后现在禁止我们这些人去见阿寺,看来这次也许如她所愿真正分开阿寺和衫菜了。”美作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好了,你先少说几句了,衫菜已经很难受了,不过老实说现在真没有什么好办法啊!”  西门回过头来冲类说:“哎,类,你有什么想法没?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       “等待。”类静静的说出两个字。<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6 19:26:32 </center>    等待的日子是最让人难熬的,大家都希望赶快知道阿寺的近况。无奈,去找了道明寺很多次都被管家档在了门外,以夫人有命令让少爷安心养病为由劝走了。衫菜的生活更是一团糟糕,先是被拒绝去见阿寺,随后没有多久又收到了一封道明集团的辞退信。她被没有理由的解雇了,衫菜心里知道这是道明枫开始行动了,要在阿寺失忆的这段期间进一步的拆散他们。“绝对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我一定要找机会见道明寺!”她心中暗暗的为自己加油。  因为去找过道明寺很多次,都被佣人拒之门外,衫菜只能在门口默默等待,希望可以有机会见到阿寺。不知道是等了多少天,10天还是11天,衫菜也不记得了,没有任何的收获,道明寺不曾从大门口出入过。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但是这次唯一可以见他的办法。回想着以前的日子,现实的情况还是让她难以接受。天空中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雨水把衫菜的思绪带回了现实,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雨越来越大,无情的拍打在她的身上让她无处可躲,就好象目前这种无法逃避的现实一样。衫菜在雨中狼狈的站着,浑身都已经被淋透了,她想:“估计今天又没希望了。”转身正准备离去,这时道明家的大门打开,一辆红色的跑车从里面驶出。“是道明寺的车!”衫菜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确定看清楚了这辆车子,什么都来不及去想,飞快的跑过去伸开双臂把车子拦了下来。<center>作者:zhywp 回复日期:2009-08-28 15:57:45 </cente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