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742|回复: 0

[评论]繁简辩争:与王立群先生商榷3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akelabrent 发表于 2009-9-20 20: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繁简辩争:与王立群先生商榷3  谈其《汉字要稳定,不要折腾》  刘丰杰      王立群先生《百家讲坛》讲史,每讲必洗耳恭聆,衷当学生,并对其人品心存恭敬。独其对繁简辩争的意见,实实难以苟同。故妄而对王先生《从秦始皇统一文字看汉字的简化》、《简化字不能轻率废除——二论繁简字之争》、《汉字要稳定,不要折腾》三篇大文,分别以三篇拙文冒犯商榷,乞王先生晒谅教正。此为其三。      《汉字要稳定,不要折腾》文中说:“听说汉字又要折腾了,这次是大专家不认可某些简化字,而且主管部门要对简化字动手术,近期还要公布。”“我的妈呀,简化字得罪谁了?为什么十多亿人用的好好的简化字非要折腾它不可?”“折腾简化字实质上是折腾十几亿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啊!”             说句玩笑话,“简化字得罪谁了?”——它得罪繁体字了。刚坐“皇位”五十多年的它把人家从两千多年的“皇位”上拉下来取而代之,人家用自身的合理性、科学性找它说说,怎么就叫“折腾”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再说,也沒有任何一个主张恢复繁体字的人不希望文字稳定而愿意耗费心神去折腾,也不是谁能让简化字不稳定,而是简化字自身的弊病让自己无法稳定(像时而增加新简化字“账、馀、锺”等,就表现了自身的不“稳定”)。 而且,在书刊报纸、影视作品、各种广告、产品说明书、宣传样册、街头牌匾、文稿书信、名片请柬、书法绘画及其他用字,甚至连国家领导人的诗词、题词、题签等中,繁体字的使用或繁简字混杂使用甚至在一个字中出现半繁半简的现象,屡禁不止。主简者说的“稳定”就是不改变现状——让目前这样的我国自秦以来文字使用最混乱的时期甚至世界范围的汉字混乱继续保持——看看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文字这么乱,难道真该这样“稳定”下去吗?      其实先生也无须有这样強的“灾难感”。因为,新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对原简化字并没有什么“折腾”。比如原来说要纠正的“同音替代”、“草书楷化”等等,并未见实行。即使按我所希望的“印繁写简”恢复繁体字,人们写字,包括手机写字及电脑手写板等,也仍和原来一样用简体或繁简随意——若印刷可从电脑转成繁体。因为并没有废除简体字,身份证驾照之类的证件根本不必重制,一些既有文件书籍也无须马上重印,某些标牌只需慢慢陆续更换……。全民逐步都认识了繁体字,人人都是“专家”,不用再去考证,有什么不好吗?          《汉》文说:“主管部门制订政策要顺从民意。这次来势甚猛的简化字手术据说有主管部门的权力支持,但是,以人为本的核心是顺从民意,科学发展观的关键是顺从民意。看看新浪网、腾迅网的民意调查,不同意废简用繁者高达60%以上。这是什么?这就是民意!即使有大专家发表意见,有主管部门动用权力,但是,民意终归是民意。”      先前我曾有文《汉字繁简取舍 不能看民意支持率》恰正可应对上述说法。现列于下:  一篇反对恢复繁体字的文章中说,某个什么调查显示,不同意恢复繁体字的人占到了百分之六十。但我却认为,这个估计,肯定是太低了。若按笔者揣测,如果全国人民一人一票,反对恢复繁体字的人,应该能达到百分之九十(尤其是包含了八亿农民)!但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吗,不能,更不能拿它作为依据。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的数字再高,也只是反映了人们天生追求简便的本能要求(笔者也不例外)。但本能却末必就是合理的或合法的。本能都希望少出力多拿钱,但却没那么好的事;本能都认为躺着比站着舒服,但那样身体就废了;拣到了钱,本能会感觉归自己好,但那样做是不道德的……。从本能说,字的笔划越少越好,但这样却违背了汉字编码的科学规律。有位小女生看完一篇赞扬简化字的博文后留言说:“哥,支持你,还能再简吗?”这就是一种完全出自本能愿望的表现。笔者可以开玩笑地问她:把已经升到八位的电话号码简化到四位好吗,多简便快捷呀一一连笔者也希望能这样,但这样不是信息容量不夠而且会乱套吗!简化字同音替代、兼职过多、草书楷化,也正是相当于这种弊病。我们几千年前的老祖宗,经过多年“二位、四位、六位”的权衡、演进和优选,已经很科学的把汉字的“电话号码”确定在了“八位数”。虽然不如“六位、四位”省事,但却可以容纳更多“电话客户”,而且更能保证“通话”的质量。如果我们非要改回六位甚至四位,“客户减容或串线”的麻烦怎能不产生呢?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实行民主、尊重民意呢?下述事例可以说明问题:反对恢复繁体字的一个最流行的核心性观点是,认为“汉字从甲骨文起,几千年来一直就是在不断简化”的。了解点历史的人,稍稍想一下就会觉察出它的错误。连笔者这么浅陋无知都能想到它的偏误,但它最早却竟是出自国学大师钱玄同先生的见解,这个观点影响了后来的许多人包括知名学者。不少笔者非常敬佩的学者,竟然也持这样的看法。在学者阶层中的认识尚且如此,怎么能期望更容易从直观感受和求简本能看问题的广大民众,去做出理性的决择呢?人们从直觉上,都知道简化字写起来省事,可有多少人认真想过,它到底一共才让我们省了多点事、就为省这点事,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有多少人认真想过,当前使用的简化字中,有不少比废弃的繁体字笔划还要多。也有人误以为,恢复繁体字就是进入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字世界,以致因此心存疑惧,其实那只不过是一部分文字的改变而已。所以,如果让民众投票决择也可以,那就必须让人们有机会了解繁简问题深层次的利害关系,这也许需要再有一次像1955年那样的媒体大讨论,才能明辨是非并深入人心。那时的民众抉择,才会更接近理性。待到有更多人把这个问题认识清楚以后,那时的“民意”才会是更理性的。        《汉》文又说:“繁体字可以传播传统文化,简化字同样可以传播传统文化!因为文字本身承载的传统文化实在是太少太少,真正承载与传播传统文字的是中国古代的经典(如《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史记》等等),不论这些经典之作是繁体字还是简化字。”  不错,“简化字同样可以传播传统文化”,但这传播中是存在不少问题的。拙文《恢复繁体字利弊辩议》第六、七、九题用一两万字在谈这种传播中存在的问题,不能大篇幅赘此,今仍遥作对上述的辩应。(可于拙文查阅)        《汉》文还说:“汉字从简从俗是文字发展的规律。数千年来汉字的简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此说最早当出自钱玄同先生。对此我已有拙文《汉字是几千年不断在简化吗》述及,今列于此,以作为对王先生上述的商榷:      在时或发生的繁简字辩争中流行着一种说法,即认为汉字数千年来不断在简化。这个理论的权威性代表人物是中国语言文字学家钱玄同先生。他于“五四”时期参加新文化运动,1939年逝世前一直力倡文字改革。1920年他曾在《新青年》发表相关文章。1922年他在国语筹备委员会上提出《减省现行汉字的笔画案》,其中说:“数千年来,汉字的字体是时时刻刻在那被简省的”。(《汉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