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070|回复: 0

[原创]沙落古驿道[爱心纳雍论坛(关注纳雍贫困儿童,关注纳雍失学儿童)]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xdtupf 发表于 2009-9-20 00: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沙落古驿道祝 菲 走在这宽不到一米,全由青石铺就的青石板古驿道上,首先的感觉便是这蹒跚负午的脚忽然间轻松了许多,再也没有了埂脚的石子在脚下乱滚了。减负了的脚也开朗了起来,于是便丢了鞋打着赤脚,脚踏实地地触摸大地,触摸这亲亲的青石铺就的沙落古道。心情好开朗,象个欢快的小女孩狂奔乱跳地在每一块石板上来回跳跃。 这是一条古驿道,传说是诸葛武候征南中时孟获伐山献道而修;又说是奢香修九驿时为打通家乡慕俄格取物资而修;也有说是毕节糜百万所修,众说纷纭。不管谁人所修,重要的是走了一天路的双脚缍能在这样平坦的石板上享受一下“吃大米饭”的滋味,吹着凉风,待喜悦的心情平静下来,我便站在路边,仰望这古道究竟伸延何方? 道蜿蜒着,有个性地蜿蜒着,。路边丛生的杂草似乎想将它掩没。然而,那硬朗朗的石块,白花花地平铺直叙,所向无敌,始终不必当年迎送千军万马的那股飒爽英姿的阳刚风范,我不觉对它敬仰了起来。 驿道沿着山脚伸向远处,慢慢的,在突兀的一座大山下徘徊,又迂回蜿蜒地沿着山岗,坚强有力的铺去,那脚步稳健刚劲,一直伸到山巅,再沿脊梁伸去,那刚劲永不低头的气魄,象这乌蒙山里的汉子。 望着这连绵起伏的山岗,望着这坚实的劲道,我忽然想起“雄关漫道真如铁”的词句来,试想这样险峻的关隘一夫当关,谁能敌我?当年吴三桂剿水西,大军压境,安宣慰率彝众四十八部英勇抵抗,便从这条古道退御吴军,吴军在这条延上吃尽了苦头。如今这空山幽谷已没有了昔日的血雨腥风,只有这空谷虫声唧唧,秋风瑟瑟。 忽然,起风了。风从我脚站的地方吹向山坳。山坳是一个弯月形的撮箕口,而古道正从这撮箕口的屏障上蜿蜒上升。汇集到这里的风张扬地卷着尘土狂啸着,回旋着,发出怒吼的声音,似乎要推翻这屏障。哗、哗、哗,怒吼的狂风抱成一团,扭成一股,卷起尘烟,由低到高,力量由小到大,撞击着岩墙,冲不垮,再回来再抱成一团,再扭成一股,再由低到高,力量由小到大地撞着,撞着。呼、呼、呼,岩石发了沉闷的响声,轰、轰、轰,似乎是岩石要被撞碎倾倒的声音,这声音似乎还挟着成千上万的人马声、呼叫声、还有嘶杀声,轰隆隆的炮声…… 我震粟了,悚然了,“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似乎还“惊鸟休巢,征马踟蹰”。但见百万大军疲惫不堪地前行着,扶老携幼,辎重蹒跚,一派荒乱的逃离景象。再细看,一路尸骨遍野,血流成河。战旗摇拽,残肢血衣,原来是吴三桂一路追杀乌蒙水西儿女,吴贱兴起的这场浩劫,水西几十万人蒙难。血流成河,哀鸿遍野,冤魂布满乌蒙山每个角落。 我明白了这风的怒吼。山川寂寥,空谷沉冤。古道凄风,其色惨淡,其容清明,然而却存一气之余烈。 路旁有一坯黄土,乃言万人坟。传统说水西之役后双方死者尸首收殓埋为一坟而成。乌夫,同为苍生父母儿女,吴三桂却这般荼毒生灵。无论将军士卒,死填乌蒙之窟,无论贵贱,同为枯骨,同为孤魂野魄,怎念其各母不哭望天涯,不情系乌蒙黔川焉? 狂风终于停了下来,山谷也恢复了平日的寂静。满目青山,凄凄切切,格外的萧条冷落,霞霏云敛,天高地远,然而其气傈冽,泛人肌骨。我不觉悚然,背起行囊,套上鞋子,赶紧离开这气息凝重之地。刚开始的那种雀跃心情一下子也变得沉重起来。[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9-11 11:56:23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